<nobr id="lht5b"></nobr>

        <nobr id="lht5b"><thead id="lht5b"></thead></nobr>
        <nobr id="lht5b"></nobr>
        <nobr id="lht5b"><thead id="lht5b"><i id="lht5b"></i></thead></nobr>
          <nobr id="lht5b"><delect id="lht5b"></delect></nobr>
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lht5b"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首頁 > 其他小說 > 領旨謝恩 > 變故

            變故(1/2)

            目錄

            正月里是百姓走街串巷的好日子,要是以前在宋府,這會兒,阿遙早就將她拽起來,梳洗打扮好,等著去前面拜年見禮,要不就是在去往別家親戚的路上。

            如今她和宋家鬧掰了,也沒幾個親眷會特意給她下帖子。

            傅蘭茵心安理得地睡了個自然醒,直到午時才堪堪起來,著了件月白繡牡丹的夾襖,捧著湯婆子,窩在榻上看話本。

            這會兒,冰雪消融,正是最冷的時候。

            紅杏替她去買零嘴,回來“哐當”狠狠拍著門,阿遙去開,就見她鼓著腮幫子,一張小臉全是抓痕,頭發亂糟糟的,身上的新衣到處沾著泥點子,活脫脫像個小乞丐。

            阿遙吃了一驚,連忙問道:“不是去鋪子里買零嘴,怎么弄成這樣了?”

            她一面將紅杏往里帶,一面去翻她發髻,傅蘭茵年關賞了她一枝碎金芙蓉簪子,紅杏喜歡得緊,這兩日總是帶著,此刻卡在后腦勺上,歪成了兩截。

            “是不是誰欺負你了?”

            阿遙繼續追問,小心翼翼替她將簪子取下來,上面勾著點發絲。

            紅杏一看見,捂著嘴就哭了出來,嗚嗚咽咽好幾下,抽噎地哭訴道:“我,我到了鋪子,剛巧碰見柳兒,還以為能敘舊,誰知道她在一旁陰陽怪氣地罵咱家小姐,一時氣不過,我就刺了她兩句,她說不過我,就動手打我?!?/p>

            眼淚花子冒出來,被她胡亂抹開,蹭得腮頰紅通通的,阿遙一碰她就喊疼。

            “誰打你了?”

            傅蘭茵聽見哭聲,急匆匆走了出來。

            紅杏霎時止住了,小聲抽泣著,將懷里護好的零嘴遞過去。

            傅蘭茵被她這舉動給逗笑了,用帕子替她擦了擦臉,“阿遙,你去柜子里取盒藥膏來,冬天寒氣重,你再哭下去,臉上都是紅血絲,小心生凍瘡,可有你疼的?!?/p>

            帕子沾了水,先給她敷了半晌,阿遙用指腹沾了藥膏,點在她的傷口上。

            “柳兒是宋芝情身邊的丫鬟嗎?”

            傅蘭茵半信半疑地問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初二都察院判了千金閣的案子,用的是屢犯例律,香料造假的由頭,勒令關鋪查封。

            二舅母作為東家,難辭其咎,顧忌她是女子,不好收監,就將她送去法華寺,抄經受禮。

            陛下還是顧念宋家和穆家的面子,沒有把話說得太難聽,只是照這個刑罰,二舅母此生怕是回不了京,只能青燈古佛了結半生。

            大房沒牽扯進案子里,因此大舅舅只予免職處置,興許等過完年,就要譴謫出京。

            宋府一朝失勢,前途渺茫。

            從前京城里有關系的人家,避之唯恐不及,按理說應當閉門不出,這柳兒怎么還和紅杏打起架來了。

            紅杏點點頭,憤憤不平道:“就是她,一向跟著二小姐作威作福的。今兒我遇見,想著都是認識的,隨口打了個招呼,她倒好,一句話掰開糅碎了說,就差指著鼻子罵我了?!?/p>

            她氣呼呼的,扯得面容一陣陣泛疼。

            “她說她的去,你跟他一般見識做什么,好端端把自己弄成這樣,沒個三五日不能好?!?/p>

            阿遙細細的數落著,紅杏滿心委屈,不忿回嘴道:“她罵我也就算了,明里暗里,就差說是咱們小姐害得二夫人受罰,又咒小姐是狐貍精,嫁過去也沒好果子吃,我實在聽不下去,就…就動了手?!?/p>

            阿遙又氣又笑,將藥盒重重一放,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要我在那兒,非得撕爛她的嘴。要我說督察院還是判得太輕,就該讓他們連出門的臉面都沒有!”

            紅杏起哄道:“你看,我就說嘛,阿遙姐你聽了肯定更生氣?!?/p>

            傅蘭茵看他們兩個一唱一和,心里面暖暖的,臉上卻擎著笑道:“二舅母去了法華寺,現今該是大舅母管家,怎么還任柳兒出門?”

            她有些好奇,宋家本來設想要舉族抄家,沒成想只狠狠罰了二舅母一人,劫后余生,合該管得更嚴才對。

            “上回路過承安坊,好像是宋府宴請賓客,來的人也不少。興許親眷只當是虛驚一場,畢竟底蘊還在,宴席來往,面子上不好推拒?!?/p>

            紅杏低低地說著,忍不住腹誹道:“他們請賓客,也不和小姐說一聲?!?/p>

            那聲音很低,阿遙瞪了她一眼。

            傅蘭茵倒是無所謂,真要去了,那才是面面相覷,尷尬的無以言表。

            ·

            只她想躲,事情卻總是找上門。

            初六那天,康郡王府給傅宅下了帖子,說是請了宋家,聽聞她搬出去,也不好落下,要她一定赴會。

            這里面有幾分真幾分假,是刻意還是無意,傅蘭茵不知道,就是帖子都送上門,為著今后還要在京城里走動,她都不能推辭。

            等到了郡王府,馬車一路排到街道外。

            傅蘭茵帶著阿遙和紅杏走過去,在大門口迎面撞上了大夫人。

            她身后跟著宋芝怡和宋芝情,兩個人同之前都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            宋芝怡性子本就文靜,眼下是更加沉默寡言,瞧見傅蘭茵,微微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    宋芝情沒心沒肺,但這回是徹底明白,母親犯了大錯,興許一輩子回不來,心里早就恨上了傅蘭茵。

            尤其是在大夫人手下吃了幾次訓誡,驕縱的脾氣有所收斂,可一遇上傅蘭茵,眼睛就死死的剜著,那模樣,活像要生吞了她。

            大夫人驚訝了一瞬,緩緩收起表情,敷衍地堆起笑,問道:“阿昭如今可好?”

            宋府被看管的那幾日,她整夜惴惴不安,仿佛下一秒屋里就會闖進官兵,將他們都抓起來下獄流放,后來宣判下來,她終于松了口氣。

            幸好只罰了二房,就是老爺官職被罷免,形勢有些不好。

            她當然知道這一切的起因是誰,心里再討厭傅蘭茵,表面也要做出粉飾太平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傅蘭茵淺笑:“多謝舅母關心,陛下賞賜的宅子,定然是好的?!?/p>

            “那就好,那就好?!?/p>

            大夫人附和著念叨,宋芝怡輕輕扯了下她的衣袖,這才發現他們堵在門口,別家的女眷也在偷偷打量。

        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。

  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  新書推薦: 尸容月貌 紅樓之白魔法神賈珠 麟趾[無CP] 公主一米八 [綜]別怕,我是鬼 [七五]劍闕風流 [茜茜公主]貴女啟示錄 仙界直播日常 邢岫煙的紅樓生活 富貴長安
            返回頂部 黄色大片

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ht5b"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ht5b"><thead id="lht5b"></thead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ht5b"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ht5b"><thead id="lht5b"><i id="lht5b"></i></thead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<nobr id="lht5b"><delect id="lht5b"></delect></nob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lht5b"></menuitem>